他們的背后是整個家庭,所以我必須竭盡所能
來源:中國之聲 2020/02/23 10:37:56
字號:AA+

導讀: 面對新冠肺炎疫情,有這樣一群和死神賽跑的人,他們是父母,是妻子,是丈夫,是兒女……但在疫情面前,他們是身著白衣戰袍的“天使”。

面對新冠肺炎疫情,有這樣一群和死神賽跑的人,他們是父母,是妻子,是丈夫,是兒女……但在疫情面前,他們是身著白衣戰袍的“天使”。中國之聲《天使日記》第二十四篇,記錄“白衣天使”們的工作日常,捕捉“戰疫”最前線的點滴感動。

2020年2月20日,天氣晴

我是武漢市中醫醫院重癥醫學科的一名九零后醫生饒明月,平日的工作是進行全院危重患者的治療。

我們所管的病人都是危重癥患者,只有每天去看看我們才能放心。因家屬不便來醫院,我把手機號留給每位家屬,每天抽空跟家屬保持一次電話聯系告知患者病情變化,每次家屬跟我通完電話都會如釋重負地說:饒醫生,每天跟你通完電話就安心了,謝謝你,辛苦了。

所管幾個四十七、八歲的患者,來時都是雙側大白肺呼吸衰竭,治療他們心里壓力很大。在我的眼里,他們或許是一家的頂梁柱,或許是全家的希望,他們的背后都是像我們一樣的整個家庭,所以我必須竭盡所能讓他們活下去!

2020年2月20日,武漢,晴

我叫馬黎黎,是空軍軍醫大學唐都醫院疾病預防控制科主管護師。今天又是忙碌的一天,由于收治的病人比較多,忙完時已是凌晨時分,我拿出手機看到有媽媽的未讀消息,便給她回復道“我剛忙完”,本想她明早才能看到,可是手機卻立馬響了起來,她居然瞬間回復了我。我很吃驚地問她怎么還沒睡,畢竟媽媽常年習慣九點睡覺的生活,她回復我說: “沒事,無論多晚,媽媽等你。 ”每天媽媽等我回酒店報平安后才能安心入睡,不知道這是她第幾個不眠之夜。

這時,我忽然回想起出發前媽媽對我說的一句話,她說“急啥么,等會再走吧。”當時我沒有多想,只是覺得心里稍微有點異樣,因為媽媽平日里并不會這樣,就連我大年三十和初一這樣的日子要值班,她都十分支持,唯獨這次出發前喊我慢點走。而現在,我明白了她的用心, 她心里一萬個支持我來武漢,可她知道疫情嚴峻,作為母親,她怎能會不牽絆自己的女兒。

我當然想家、想我的爸媽,但我始終記得自己的職責,查看駐地每個角落、清點物資、準備防護用品,制定流程 每一項工作都容不得絲毫的馬虎,保證每一位隊員的安全是我堅定的職責。

我是一名來自通化市人民醫院重癥醫學科的一名護士,我叫李紅,今天是我在抗疫前線武漢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的第19天了。

今天是我的白班,和往常一樣,穿上笨重的防護服,穿梭在各個病房。巡視病房的時候,我發現45號床的奶奶飯一直放在桌子上,然后就望著窗外,特別沉默。我走過去說:“奶奶,吃飯吧,一會涼了就不好吃了。”奶奶說:“我沒有胃口啊孩子,我想家了,想我孫女了。”說著說著,奶奶的眼淚就流出來了。

那一刻,我突然想到了我的奶奶,她現在還不知道我在武漢的消息,親愛的奶奶,您在家還好嗎,知道您每天都在惦記我,請您相信我,我一定好好工作,好好保護自己,等我回家給您做您最愛吃的菜。

我叫楊奕,安徽省第二批援助湖北醫療隊隊員、安徽省第二人民醫院呼吸內科護師。

前兩天,在方艙醫院里,一位專注地玩著魔方的姑娘當上了“特約記者”,拍下一段采訪病友的情景與畫面。視頻一發布,不少網友都被她的樂觀感動。

你說巧不巧?昨天還在看她的視頻呢,今天我巡視病區的時候,偶然看到一位病人的床頭柜上放著一個魔方,于是問她:“你是‘魔方女孩’嗎?”她楞了一下,居然開心地應了,我們就此開始熟悉起來。

原來,“魔方女孩”是一名80后幼師,這個魔方原來是給孩子準備的,之前她給孩子報了魔方課。疫情來臨,課上不成了,魔方就被她帶到了醫院里。本來是孩子的玩具,被她拿來很“認真”地打發時間,還處于新手期的她可以在一分半鐘左右把六面全部解完,是不是很厲害?

她現在已經基本接近痊愈了,我和“魔方女孩”說好了,等到春暖花開,疫情散去,我們相約去擼串,去燒烤,還要去科大武大看櫻花!

我是江西首批援助湖北隨州醫療隊成員、南昌市第一醫院呼吸科護士吳婷。每天我們除了護理患者的病情之外,我們也要做好他們的生活護理,比如說一天三餐把飯送到他們手上去。有一個七十多歲的李大爺,這幾天和我說他吃不下干飯,就想吃點稀飯,于是我就想了一個辦法,今天早上的稀飯多訂了幾份,到了中午和晚上的時候熱一下給李大爺吃,然后再配上一些爽口的小菜,李大爺說,他吃得很舒心。

今天也是我來到這里的第14天了,看到越來越多的患者跟我們揮手告別,治愈出院,我的信心和希望也越來越多,越來越滿。病房里的氣氛已經不像最開始那么緊張了,因為每個人都相信,過不了多久就能回家了。

我也想家,想萱寶,想吃南昌的瓦罐湯和拌粉,但這個時候,最重要的是幫助我們的患者恢復健康,因為生命是最寶貴的。

我是來自西安交通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呼吸危重癥醫學科的周博醫生。今天是達到武漢的第二十天,一切都在步入正軌。

51床和61床是一對老夫妻,70多歲的重癥患者,目前病情都逐漸好轉,近日將安排出院。就在前天我剛查完房,老爺爺偷偷把我叫到身邊對我說:“小周醫生,出院前我想給我老伴一個驚喜,可否幫我準備一支玫瑰花,謝謝你們!”

還記得當時這對老夫妻剛來住院的場景,他們是我們病區開診第一天一起來的,那天我問完病史,給老奶奶打了壺熱水,老奶奶激動地說:“謝謝你們,幫我老伴也打一壺吧,替我向他報平安,我很好!”

昨天,在酒店的幫助下我拿到了一只玫瑰花,興沖沖地趕緊帶著玫瑰花來到病房。老爺爺很激動,還給老奶奶寫了張紙條:“老伴,你在這兒安心養病,早日康復,我們在家中相會。”

我是中日醫院手術麻醉科護士劉玥,今天是我到武漢的第14天。 回想2003年非典時,我還是個即將高考的學生,看到奮戰在戰疫一線的醫務工作者不懼危險、舍身忘我的精神,我非常崇敬。 今天,在患者需要我的時候,我一定要不負“醫者仁心”的稱號。

每次上班,每個人都要全副武裝,一身行頭把我們包裹得嚴嚴實實,但在我看來,我們更像是卡通人物“大白”,每一刻都在給予患者溫暖與關懷。

病房里經常會有患者和我只有聊天: “姑娘,你們是北京來的吧? ”,“是的,阿姨! ”,“真好,有你們在我們很踏實! ”每次下班交班時,我們一句剛剛學會的蹩腳的武漢方言就像一劑神藥,可以瞬間緩解患者的癥狀。 “奶奶,你蠻杠,要聽醫森滴話,軸你呀康復”,奶奶就會特別開朗地回答我: “你們幫奏我,我得葛自嘎加油! ”

原標題:他們的背后是整個家庭,所以我必須竭盡所能

責編:杜文俐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股票融资还款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