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如何改變我們的生活
來源:北京青年報 2020/02/22 12:16:39 作者:馬建紅
字號:AA+

導讀: 在這樣的特殊時期,每個人都需要克制、理性,也需要對自己的思維與行為模式做出調整。你或許不習慣戴口罩,那你就不要進入公共場所,因為你的不會傳染的“自信”與“任性”,卻有可能造成大面積的感染,戴不戴口罩已不是個人自由的問題,而是涉及公共安全問題。

誰也不曾料到,2020年是以一場與病毒有關的抗擊開局的,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瞬間侵入了所有人的生活。為了有效防止新冠病毒的傳播,大家都盡可能地宅在家里,即便是在春節,也要克制著不要去“串門”。人們在曾經熙熙攘攘的商場超市里步履匆匆,挑選一些生活必需品后快速結賬。廣場公園里變得空空蕩蕩,那些因跳舞、抽皮猴或在石凳石桌上“搶占”地盤打牌下棋而經常發生小摩擦的大爺大媽們,也已難覓蹤影。曾經奢望的春節再長一些的假期,突然之間竟不期而至。

這樣的日子,不正是平日里人們夢寐以求的嗎?無所事事地在家宅著,刷一刷電視劇,打理一下平常無暇顧及的花花草草,在陽臺上曬曬太陽,用手機對著窗外藍天白云錄個視頻,發幾個朋友圈,享受一個人獨處或一家人不被外人打擾的時光??蔀槭裁慈藗儏s沒有夢想成真后的那種“幸福來得太突然”的感覺?這是因為未知的新冠病毒給人們帶來了一些恐慌和無助。

當我們真正被迫處于隔離狀態的時候,才發現所謂的“享受孤獨”,多少有些矯情,也才體會到人與人之間正常的社會交往,其實是一種人的基本需求。美國德雷塞爾大學法學教授亞當·本福拉多曾闡述過一種觀點,他說,人類的大腦生來就需要與人溝通,正因為身處群體之中,才使人類獲得了進化的優勢,而一旦切斷與外界的聯系,人們就會感到孤獨的痛苦,許多研究已經表明,孤獨不僅有害于身體健康,也不利于人的精神健康和認知功能。也正因為此,當我們居家隔離一段時間后,如此想要走出小區的想法恐怕就是這個觀點的佐證了吧。

在這次的防疫過程中,首當其沖的當然是要解決對確診病患的及時救治,再就是居家隔離人員的米面油鹽等物質方面的問題,至于人們的精神衛生等還無暇顧及。所以,在后疫情時代,或許我們應該著力于人們的心理建設,重拾對生活的信心與希望。

這次新冠肺炎的大暴發,大到疫情的報告與公布制度,小到個體的諸如戴口罩勤洗手的生活習慣,都有一些值得我們關注的地方。我們還應該建立相應的應對機制,不至于使我們面對類似的突發狀況時,再次陷入手忙腳亂的境地。

疫情發生后,我們聽到的更多的是“聚集性”這個詞。春節時人員大規模流動,無疑加劇了病毒的傳播,于是才有了居家隔離、居家辦公這一舉措。而在隔離后的日子里,那些曾經似乎必不可少的應酬,居然也變得可有可無了,那些仿佛只有在酒桌上解決的問題,竟也可以通過電話微信郵件等解決了,而那些似乎很有必要召開的緊急會議,居然也可以通過視頻來解決了。隔離所產生的一個副產品,是使許多人又都回歸家庭,在把塵封的家用小電器試用一遍后,合格或不合格的面點師廚師紛紛出籠,在朋友圈里從曬飯店的菜到曬自家的飯的轉變,讓中國人更注重的“家”,增添了不少的煙火氣息。

居家隔離也在重塑著家人之間的關系。因為學校都未開學,大中小學生都是“家里蹲”,平常借口工作忙而無暇陪伴子女的父母們,也有了與孩子們長時間面對的機會,這無疑增加了相互的了解,陪伴且一起成長,不再是一句美麗的神話。

疫情時代的鄰里關系也在悄然發生變化。在都市生活的人們,并沒有“街坊”的概念,平日里樓道或電梯里見了面,點點頭,算是打了招呼。而在疫情期間,一棟樓或一個小區一般都會建個“鄰里群”,拼單購買消毒液,一起“團購”蔬菜日用品等等,這種新式的守望相助,或許可以在疫情結束后持續下去。

因為網絡的便捷,使我們每個生活在家中的人,隔離但卻并未與世隔絕。網絡不僅給我們提供各種資訊,也在那些本無交集的人之間建立起一種聯系,比如在武漢需要幫助的病患,可以通過微信微博進行求助,而遠在北京上海的“博友”則可以通過轉發分享,將信息傳遞給病患周邊社區的工作人員,使其得到幫助。這種信息化時代的“天涯若比鄰”,至少可以給身處困境中的人們,帶去一絲寒冬中的人間暖意。在這次抗疫中,很多快遞小哥、網約車司機們,打通了隔離狀態下的梗阻,將日用品防護品等送到有需要的人們手中,解決了許多人的日常需求。

在這樣的特殊時期,每個人都需要克制、理性,也需要對自己的思維與行為模式做出調整。你或許不習慣戴口罩,那你就不要進入公共場所,因為你的不會傳染的“自信”與“任性”,卻有可能造成大面積的感染,戴不戴口罩已不是個人自由的問題,而是涉及公共安全問題。

我們盼著拐點早日到來,我們渴望在陽光下撒歡的日子。

馬建紅(法學博士)

原標題:疫情如何改變我們的生活

責編:許舒琦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股票融资还款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