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第一代“人民衛士”的崢嶸歲月
來源:北京日報 2020/02/21 10:38:33 作者:王雙喜 王敏
字號:AA+

導讀: 本文兩位作者的父親王樹瀚是新中國第一代公安干警,他們用親身見聞和詳盡史料回憶了北平和平解放后到共和國成立初期,第一代“人民衛士”為建立和鞏固新生的人民政權而進行的不懈斗爭。

作者兄妹和父親

沒有經歷戰火的硝煙,北平贏得和平解放。本文兩位作者的父親王樹瀚是新中國第一代公安干警,他們用親身見聞和詳盡史料回憶了北平和平解放后到共和國成立初期,第一代“人民衛士”為建立和鞏固新生的人民政權而進行的不懈斗爭。

爸爸原來是地下黨員

當時,北平外城東部,北靠明城墻南到天壇外南城墻,東起城墻西至崇外大街至天壇墻根的轄區稱為“外三區”,這里集聚了很多勞動人民,多以做特種工藝或手工生活用品、小商販、拉人力車為生,是當時北平比較貧窮落后的地區之一。1949年2月3日,北平和平解放,解放軍入城。中共北平市委組織的一支有100多名干部的隊伍進入外三區。

一天,爸爸神采奕奕地邁進家門,身著嶄新的衣裝,還佩戴著“北平市軍事管制委員會”的胸章。媽媽愕然,我們兄妹也驚呆了。媽媽伸出拇指和食指,打出八字的手勢,猜測著:“你是……”話沒說完,爸爸臉上露出了笑容?;茧y與共十幾年,他從沒向媽媽透露過真實身份。直到這一天我們才知道爸爸原來是中共地下黨員。爸爸說,他1946年就秘密加入了中共地下黨組織,一直接受和執行著組織交派的工作,迎接北平解放。聽爸爸講他的故事,我們既驚訝又欽佩。

第一代“人民衛士”誕生了

2月5日,軍管會進入國民黨警察局外三分局宣布接管命令。2月6日,區工委、區公所開始辦公,第一代“人民衛士”誕生。人民警察擔負起這座城市的治安保衛工作。爸爸被任命為北平市軍事管制委員會外三區第三工作組組員,成為了人民公安的一員。

根據地下黨組織此前掌握的情況,爸爸和戰友們迅速投入到建立新政權的戰斗中。召開全體舊警員大會,宣講解放戰爭形勢,宣傳對舊警人員政策和紀律要求,接管舊局所的槍支彈藥,清點文件,檔案、資財等一一登記造冊,查封國民黨黨、政、軍、特機關……經過緊張、有序的工作,2月13日,北平市人民政府公安局外三分局在崇文門外手帕胡同7號公開掛牌。外三分局調查散兵游勇及非法槍支,查封國民黨區黨部,查封國民黨軍兩個軍用倉庫,接管國民黨外三分局所屬5個分駐所、20個派出所、6個城門缺口檢查所警官警員400多人。

1949年3月上旬,北平市公安局局長譚政文簽署了《北平市公安局關于特務分子實行登記的布告》。北平市軍事管制委員會發布了限令特務分子悔過登記的布告,頒布了特務人員悔過登記實施辦法。3個月內全市就有3500多名特務進行了登記,繳獲電臺410部、槍支1500多支,收繳各種證件兩萬余件。連同此前秘密自首的,共4000多名特務登記。從布告發布到次年6月,外三分局破獲特務案件30起,登記特務分子200余名、逮捕特務分子40多名。

1949年3月下旬,平津前線司令部、北平市糾察總隊和北平市公安局組成了“北平市治安委員會”。治安委員會成立后發布了《關于治安運動的指示》,要求集中力量肅清包括武裝特務在內的流散國民黨軍隊官兵,收繳散存的武器彈藥,處理散兵游勇。

根據市委部署,外三分局在20天中收容1500多名散兵游勇,并收繳槍支30支、子彈5000余發。市公安局除協助流散軍人處理委員會工作外,直接清查、收容的流散軍人就有1萬多名,收繳長短槍支4700多支、子彈42.5萬發、手榴彈9500多枚、地雷140余箱、炸藥91箱。人民衛士日夜奮戰取得巨大戰果。

爸爸當上了派出所所長

6月,根據《關于改革區街政權組織及公安局派出所的決定》,外三區撤銷街政府,基層民政工作和居民工作由派出所負責,爸爸任職第七段派出所所長。

第七段派出所在原外城東南的東花市斜街東北側臥佛寺前。當時,這一帶是北平最荒涼、偏僻、貧窮的地方,多是糞場、墳地、臭水溝,遍地穢水糞便,臭氣熏天,環境極差。而且治安秩序混亂,百姓受欺壓,搶匪猖獗,殺人案件時有發生。

當時,外三分局警官、警員400多人,從解放區調來的干部僅有6人,多數是改造的舊警察。爸爸所在的派出所只有十幾個人,他面臨的內外工作十分繁重,特別是留用舊警察的教育改造迫在眉睫。

所里的舊警員有的敲詐勒索、貪污受賄、吃喝嫖賭、打罵百姓,品行惡劣舊習不改;有的消極怠工,甚至有暗藏的特務分子。舊警員的整頓刻不容緩,需要區別情況作出資遣、開除、法辦的處理。該集訓的組織學習,進行政治教育,改造舊思想,摒棄舊作風,開展新工作。同時在工人、學生中招收新民警,培養革命青年,輸入新鮮血液,擴大人民警察的隊伍。

4月25日,北平市電車公司南廠遭敵特縱火破壞。電車公司南廠位于崇文門外法華寺街路北,歸外三分局管轄。大火吞沒了機車、拖車59輛,廠房104間,損失折合當時幣值兩億多元。周恩來總理親臨現場說:“進了城,公開的敵人被消滅了,暗藏的敵人仍然存在。”經過勘察偵破,案犯很快被逮捕。

七段派出所轄區地處偏僻、人口分散,很容易成為特務潛伏地。爸爸每天早晨都要詳盡布置工作,接著和警員們走街串巷進門入戶,深入群眾開展反特宣傳,加強巡邏保衛,晚上匯總情況,向分局匯報。夜晚爸爸躺下后,手槍也總掖在枕下。我真怕有意外,爸爸總說:“你睡吧,有我呢。”

這期間,一仗接著一仗:取締金銀販子、廢除國民黨戶口管理的三簿制、建立派出所直接掌握的一簿制、實施輪班戶口專管勤務制度、整頓轄區攤販、查對全部戶口,組織警員在附近鐵路沿線、街道路口增加崗哨、巡邏,隨時準備應對緊急事件……

9月上旬,七段派出所轄區連續發生兩起糞場主毆打工人事件。派出所、分局、區工會根據區委指示,責令糞場主向受傷工人賠禮道歉,發放欠薪,保證不再發生類似事件。人民政府為民做主,伸張正義,百姓紛紛挑起大拇指。

短短的8個月,人民衛士日夜奮戰,廢寢忘食,建立和維護著社會新秩序,迎接新中國的誕生。

打擊一貫道

新中國成立初期,肅清潛伏特務、嚴厲打擊搶匪、開展反霸斗爭、封閉妓院、取締一貫道、打擊囤積抬價糧商……戰斗任務仍然艱巨繁重。

爸爸帶領警員走家串戶組織群眾,三五戶建一個治安小組,防特防匪防盜,小組隨時反映可疑情況,協助派出所破案。派出所還組織有條件的門戶安電鈴,直通派出所。條件差的門戶就土法上馬,用膠皮簧、彈簧、竹弓做拉鈴,遇有搶匪,拉出聲響,通知周圍住戶。派出所管界小,鈴聲傳到派出所,就立即出警。

那時,社會上有一貫道組織,宣傳封建迷信,網羅道徒、欺騙道眾、榨取錢財、騙奸婦女,制造謠言攻擊新政權、蠱惑群眾對抗人民政府。外三分局根據摸底情況,起獲大批佛龕、佛像、組織網路圖等,先后有點傳師、壇主、三才人員490多人主動自首,14000多名一般道徒聲明退道,并上交大批供具、道產,5000多名道眾追回被騙財物。1950年3月8日,爸爸所在派出所協同分局,在臥佛寺八條4號等地捕獲搶匪團伙,起獲手槍、子彈。

12月18日,全市統一行動,鏟除一貫道。除兩名事先潛逃外,全市130余名道首全部被擒獲,當場搜出國民黨特務證件、潛伏活動計劃書、各種謠言底稿、槍支和大量金銀錢財。整個行動逮捕反動道首380多人,擊斃道首42名,登記點傳師720人、壇主4700多人,聲明退道者178000多人,關閉大小壇1200多個。

從1949年6月到1952年9月,爸爸轉戰了臥佛寺、白橋、玉清觀、夕照寺、纓子胡同、手帕胡同6個派出所。爸爸曾說,當時真有想不完的事,干不完的工作,使不完的勁兒,內心里更深深知道還要迎接更多的戰斗,為了保衛和鞏固新政權,為了給人民創造新生活,創造更美好的未來。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股票融资还款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