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牡丹亭》漫說
來源:光明網 2020/02/20 13:08:07 作者:李華裔
字號:AA+

導讀: 更多的人愛上《牡丹亭》,是源于昆曲這扇藝術大門,昆曲是中國傳統文化藝術的絢麗瑰寶,“以曲行腔”的“曲牌體”雋永悠揚,至雅至美的舞臺形式和一唱三嘆的婉轉曲調尤為適合表現才子佳人的離合愛情,完美契合了湯顯祖細膩筆端下的浪漫主義精神,由此,《牡丹亭》和昆曲的結合堪為“天作之合”。

  編者按:疫情兇猛,為2020年的開篇蒙上了一層陰影,但縱使如此,人們依然不曾忘卻那些美好事物,比如愛情。2020年的情人節如期到來,“光明觀影團”選取古今中外的經典愛情敘事文本進行評論,以饗讀者,它們既有美國經典愛情片《泰坦尼克號》《戀戀筆記本》,也有藝術性更強的中國電影《重慶森林》;既有電影大師希區柯克的作品《后窗》,也有戲曲大師湯顯祖的作品《牡丹亭》。希望讀者們在不同文本的解讀中,看到愛情的“如夢似幻”,收獲感知愛的力量。

四百年前,明代湯顯祖完成了他的傳奇巨作——《牡丹亭還魂記》(簡稱《牡丹亭》),他的一生尤以“四夢”(《牡丹亭》《紫釵記》《南柯記》《邯鄲記》合稱“臨川四夢”)著稱,其中《牡丹亭》是“四夢”中最為出色且流傳最廣的一部,正如湯顯祖所言:“一生四夢,得意處惟在牡丹”,這部描繪人間至情的浪漫主義杰作成為中國文壇的一座巍峨豐碑。時至今日,學界對于《牡丹亭》的真正藍本尚存爭議,無論話本《杜麗娘慕色還魂》還是文言小說《杜麗娘記》,原作的故事主題一目了然:才子佳人,得配良緣。若干年后,湯顯祖用他的妙筆為原劇文本注入新的思想內涵,使劇中的主人公擁有更為曲折、豐滿的生命軌跡。

一位養在深閨的淑靜女子杜麗娘,瞞過父母擅入自家的后花園,在飽覽了園內的盎然春光后,自我意識在一瞬間怦然覺醒:原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為何我卻在這小庭深院里獨徘徊?一串長問激起了杜麗娘對愛情、自由和美好生活的渴望,然而,在封建禮教的禁錮之下,無法沖破現實藩籬的杜麗娘,只得借夢境以抒胸臆,夢中的杜麗娘與一個神秘的青年男子千般繾綣、萬般溫存,一場春夢過后,佳人因夢生情,從此茶飯不思,最后燈枯油盡、香消玉殞,其死后,按照生前遺愿被葬至在后花園的梅樹下。某天,一個叫做柳夢梅的書生在趕考途中拾得杜麗娘畫像,被畫中人美貌所吸引,便視若珍寶般掛在自己的房間終日欣賞,他的虔誠舉動引來了杜麗娘的魂魄,杜麗娘見此人正是讓自己魂牽夢繞的夢中情郎,遂告知他只要掘開梅樹下的墳墓,她便能死而復生。在愛情魔咒的驅使下,柳夢梅不畏人鬼兩界,第二天便掘開墳墓,杜麗娘果真破土復生,兩人正式結成佳緣。書至此處并未完結,后續情節還有費盡周折認親,夢梅科考得中,皇帝匹配佳緣,到這兒才算為全劇畫上了“家和人團圓”的句號。

故事雖是大眾樂見的大團圓結局,但其離奇程度著實令人嘆為觀止。“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湯顯祖筆下的杜麗娘“因情而死,由死而生”,更像是一部古代版的《人鬼情未了》,然而她的生與死,卻充滿了現實意味。杜麗娘的“因情而死”,一如鳳凰涅槃,肉身雖盡,精神不滅,之后的“由死而生”,也并不僅僅是生命的延續,而是杜麗娘以生命為代價獲得的新生,即一個擁有了美好愛情、自由幸福的全新人生。杜麗娘的“反叛”,又何嘗不是身處封建官場現實中的湯顯祖心底的無聲吶喊,他崇尚正義、講求氣節、珍視理想,用藝術表達的精神力量穿越古今,震撼、喚醒了無數世人的心靈。

湯顯祖有著文人的情思、詩人的才華,經其鬼斧神工般雕琢的《牡丹亭》辭采華美,動人心弦,“不到園林,怎知春色如許”,“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一生兒愛好是天然”等等名句已膾炙人口,家傳戶誦,連曹雪芹筆下的黛玉聽及都不覺“點頭自嘆、心動神搖、如癡如醉”,更有明末才女馮小青因感嘆于劇中人杜麗娘的至情,留下了“人間更有癡于我,不獨傷心是小青”的千古佳句。

更多的人愛上《牡丹亭》,是源于昆曲這扇藝術大門,昆曲是中國傳統文化藝術的絢麗瑰寶,“以曲行腔”的“曲牌體”雋永悠揚,至雅至美的舞臺形式和一唱三嘆的婉轉曲調尤為適合表現才子佳人的離合愛情,完美契合了湯顯祖細膩筆端下的浪漫主義精神,由此,《牡丹亭》和昆曲的結合堪為“天作之合”。昆曲《牡丹亭》一經面世便成為舞臺上傳演不絕的經典劇目,即便在當下,也依舊是上昆、北昆、蘇昆等各昆劇院團的“看家戲”,如上昆華文漪、岳美緹演繹的《牡丹亭》至今被視為當今昆曲舞臺表演藝術的高峰之作。2004年,由臺灣著名學者、昆曲守護者白先勇先生制作的青春版《牡丹亭》在保留原作精髓的基礎上,對劇本、唱腔、音樂和舞美等方面做出探索改良,讓古典因應時代,迄今已在全世界巡演近四百場,成為當下戲曲傳承極具代表性的經典范例。昆曲的發展,需要忠實保留完整的藝術肌理,也需要添注新的活力,惟其如此,才能讓《牡丹亭》這樣的經典作品“還魂”于當代,通往更美的未來。

“但使相思莫相負,牡丹亭上三生路”,一段人間至美的情話,一場穿越生死的愛戀,透過歲月的風塵,在一路輕吟淺唱中徐徐前行。每個人都是“湯顯祖”,心中都有屬于自己的“牡丹亭”,惟愿世間美好夢境都能實現,也愿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作者系中國戲曲學院研究所助理研究員,中國藝術研究院廣播電視藝術學博士)

原標題:《牡丹亭》漫說

責編:梁立群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股票融资还款时间